跳至主要内容

博文

安静

掩起双眼,这一刻,要让心安静。
众多事情不以人的意志转移,
该消失的会消失,该走开的会走开;
忘不掉的愈深刻,逃不掉的越深陷。
很灰、很暗的日子,反复循回…
一次、两次、三次…
都熟悉了,成了互相最了解的敌人。
用无力、软弱、不甘组成的进攻,不厌倦吗?
看我狐假虎威,用强颜欢笑,
用假装看不到,用黑色的小石头。
对峙,面对面叫阵。
你领军压境,直捣黄龙三千里,
我烧不尽,春风吹,东山再起。
战斗期间,又再要封锁全部情绪,
牢牢压紧,不会给你机会以战养战,
借我的情绪击垮我。
不会让这怪兽在我的城里肆虐。
暂时要把心压抑,不苟言笑,
不嗔不喜,扮演一下和尚。
掩起双眼,这一刻,要让心安静。
最新博文

发达科技带来的其中一个好处,就是保存。
保存某一刹那,或某一段时间。
可是却也不如人意,因为想要保存的画面,
也许,转瞬即逝;也许,抓住了画面,却抓不住感觉。重要的是,那一刻的感动,保留不下来。

感恩充满祝福的这些天,赐给我太多的美。
第一天见你,明明多云的天空,硬是挤出了这个月来,最美的夕阳。我第一时间就知道它与众不同。明明在为你收集夕阳,可是这幅美丽的图,我没去捕捉下来。不是因为我在驾车,而是因为你在车上,而我正和你一起,看这最美的夕阳。这良辰美景,我不愿分心,也不愿其中渗入一些驳杂的碎事。如果不是要把你送到目的地,我一定会打开紧急信号,把车停一边。然后把这画面,深深刻印在我脑海里。那时刻,真的太稀有…那时刻,只有【我】和【你】。

最后一天,送你走。你的行李,是一只皮箱,和一份疲惫,甚至到最后的时刻,你都没力气好好的与我道别。我抿了抿嘴,我想,想和你聊的一些话,应该是聊不出了吧…选择以笑容相随,让你不需要多花心神气力来应酬我。路上,你睡着。绝美的侧脸,离我的左肩只有大概40公分…那画面美得几乎让我忘记我正在驾驶…如果不是要把你送到目的地,我一定会把车速降到最低,让那一条路可以走到天荒地老。然后仔仔细细的把那容颜,深深刻进我的心里。那副画面,太美丽,美得不容亵渎…只有【我】,深深地看着【你】。

记忆

可不可以,赐给我一个魔法,
把自己那些珍贵的记忆,可以一件一件的摘录,
然后输入在一颗颗的水晶球里?
让我在以后的日子,可以好好的看回去这些事,
一点一滴,或哭或笑,不遗一丝细节?

太可惜…这些回忆…我真的不想忘记…
无奈,我的脑袋没办法…有问题,坏坏的…
总是把这些珍贵的东西弄模糊…
感觉越强烈的记忆,越模糊…
这种保护机制我才不要!
去你妈的心理学!去你妈的自我保护!
我就要它们好好的,清清楚楚的,
每一次欢笑喜乐,每一次蹦跳呐喊,
每一次哀愁痛苦,每一次哭泣孤独…
现在却像看着144p的youtube,还是没有声音那种…
真不甘心…如果这世界有八号当铺,别找到我…
我会奋不顾身,做这个回不了头的交易…

所以,魔法的水晶球,有没有?
只好自己提笔,来代替…
来留住,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的记忆。

一个弯角的距离

其实我知道答案…只是我也有一个傻傻的期待… 我他妈就是傻瓜,又怎样… 一个傻瓜的故事,变不成两个傻瓜的雨中出游… 没怎样…我不难过,虽然难逃失落… 我就在离你一个弯角的距离, 打给你,不要你感觉我太靠近你而压力… 也顺便听听你今天的声音。 一个弯角的距离,我就静静最在车上, 听雨,感受那失落感肆虐, 然后慢慢的,u转,归去。 我不难过… 只是多了一个可以自嘲的回忆… 感觉还挺不错… 以后如果写书,这傻瓜才会有更多的故事… 不怕自己傻,只想每一次, 若你有需要,我都会在,一个弯角的距离。

借醉

冲动…无比的冲动…借此伪醉,提笔一挥…… 微醺、头晃、体摆… 期待酒精入侵更深…开启一扇,找自己的,神秘的门… 无奈,只得其闻,不得其所… 求一醉,乃是奢侈…欲醉不能…愈酒愈醒… 或许,是场合不对…或许,是观众不对… 只想,对一个人醉。 灌…再灌…或许可以再侵入那门… 却还是不能…… 只好借醉,借着未醉的酒意,深深看你… 奢望你的每一次表情,深刻在记忆里… 因为,真的真的,很喜欢就这样静静地看你… 哪怕没有言语。 借醉,深深看你… 左边、右边的侧脸… 因为你不会和我对眼… 所以,借醉,放肆一次自己的眼… 4分20秒,肆意看你,旁若无人。 明明就在眼前,却已经无止尽想你。 再证明,真的好喜欢你…… 可惜… 可惜…已经没得可惜… 没关系,还看得到你, 真的,很满足… 带着你的侧脸,不怕与黑夜共舞。 借醉,看你,深深看你。 如果,真有一次,真的醉了… 我不知道会是怎样… 但肯定,一定会坚持,看你的侧脸… 因为你不会和我对眼… 让我今夜,借酒,装醉… 说一些,不会说的话…

生命,形形色色,各有姿彩。 活在各种不同的主观、原则、理念、道德、价值、层次…… 孰是?孰非?谁裁定?谁评判? 太多所谓长大、成熟的过程中,一个不经意, 就不小心把自己套上了很多的枷锁,设下全套。 不小心,太过的为别人活着,太过到忘了自己是谁。 忙着活着、茫着活着、盲着活着… 从知道自己不正常那一刻,我是拒绝的… 像个异类,找不到同类。 拒绝、逃脱、否定…不承认那个无法解析的自己。 直到一个尽头,发现自己终究逃不出, 狠下必死的决心转身,与心魔对眼, 深深的看进其深处。 才发现,里面有另一个世界。 我接受了…心神陷进去的那一刻,决定了不再需要回归正常。 如疯似傻的活着,没有什么不好的… 大愚若智,大智若愚。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人生何其短,为何要活得身不由己? 喜欢白天,讨厌黑夜,所以把夜作成恐惧的代名词。 喜欢欢笑,讨厌眼泪,所以把泪作成软弱的代名词。 喜欢晴天,讨厌下雨,所以把雨作成悲伤的代名词。 喜欢曙光,讨厌日落,所以吧夕阳作成结束的代名词。 多么可笑。更应该把【讨厌】,换成【害怕】。 因为不了解。因为不会处理。 更因为会打破众人眼中【正常】的形象。 太可笑!!!何须害怕自己的不正常!!! 我就是可以这样活! 活在一个众人都看不穿的世界! 打破怪异的眼光! 去拥抱夕阳! 去雨中漫步! 放肆的流泪! 我的余生,与黑夜共舞!

全能,却非无所不能

你,是奇妙。 充斥着让人无法参透的调调。 晴空、山巅、涌泉、海角, 无处不存你的记号。 你的至理是奥妙, 世间人难明瞭。 我在喜乐中感觉到你, 是一缕那抚在脸上的清风… 我在忙碌中感恩有你, 是那午后炽热且耀眼的阳光… 我在忧愁中定眼向你, 是让人缓步慢走的小雨… 我在绝望中呼求于你, 是凌晨四点钟最深邃的夜… 你监察了我, 我坐下、起来,你都晓得。 我行路、躺卧,你都细查, 你明明那么深知我的所求所需! 可惜…是我不能理解你, 还是我仍未完成你的试炼? 你真的好,满有奥妙。 你有我测不透的奇妙。 你是全能。 你有一句话的权柄能力, 日月星宿、高山地极, 都是你一句话所造。 是我不好…我说你并非无所不能… 我忧伤,你安慰,却要我自己擦干眼泪… 我哀愁,你安慰,却是我孑然承受着疲惫… 我孤单,你安慰,却让我体验最寂寞的滋味… 我绝望,你安慰,却把我放在阴暗里徘徊… 我知道的,我无法一丝不留的全然把自己给你, 所以你继续这试炼。 不停的轮回在同样的夜, 继续榨压我,敲打我。 我不怕…只是你能不能让我先知道, 锤炼到最后,我会不会还是我? 你全能…却非无所不能… 我四面楚歌,唯独剩你的时候, 除了空洞洞安慰,我什么都没有…… 能不能给我,一个可以流泪的肩膀? 能不能给我,一个可以温暖我的胸膛? 能不能给我,一个可以大力握着我的双手? 能不能给我,一个坚实可靠的拥抱? 当我真的举目无人,唯独剩你的时候?